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原来我也有艳遇(13)
原来我也有艳遇(13)

小慈某日收到一则讯息,点开来后看到一张令她既震惊又羞耻的照片:女的 脚被抬起,小穴明显插着一根肉埲,而且胯间正喷出一条水柱,男的从她身后抱 着,肉棒的主人正是昆杰他爸。

小慈一时之间乱了手脚,不清楚何时被拍下的照片,后来仔细想想,最有可 能的就是黄叔了。万一这照片流出去被人发现自己是主角,以后要怎做人,自己 家庭该怎么办?

突然手机铃响吓小慈一跳,赶紧恢复思绪。

「喂,您好。」

「我是黄叔,有收到照片了吗?嘿嘿~~」

「收到了,您想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要你来陪我一天就好,之后我保证都删掉。」

「可以不要吗?那天已经有帮你了,求求你删掉照片。」

「嘿嘿~~那天我可没爽到。你不要就算了,反正我也有你老公的号码,发 给他看看自己老婆被人干到喷尿是什么感想。」

「不可以……求求你,真的只有陪你一天就好了吗?」

「我不会骗你,我保证。你明天过来找我,我给你地址。」

隔天小慈跟平时一样出门上班,把宝宝送到保姆家,昨天已跟公司请假,按 黄叔给的地址前往。

附近停好车后,走到一条算热闹的小街,整排都是旧式的建筑,没有骑楼, 铁卷门内就是客厅,隔着纱门都可知道客厅一举一动,走没多久就看到黄叔站在 门口等了。

「快进来吧,我等你很久了。」黄叔贪婪的双眼看着小慈的打扮,她按黄叔 的要求穿着白色丝质衬衫,衣服有穿件衬衣,黑色迷你短裙及丝袜。小慈被他看 到羞着低下头,因为知道今天来这会有什么事发生。

一进门后小慈马上尖叫,原来有只小狗正很兴奋的抱着她小腿,发情似的努 力在摆动屁股。黄叔赶紧将狗抱开,丝袜上还沾有一点黏液,抱走时整个勾破。

「我已经把它抱到楼上关起来了,没吓着你吧?」

「嗯,突然吓到而已,没事了。」

「袜子破了,要不要换下来?」黄叔说着边想要去帮忙脱下。

「我自己来就好了。」

小慈赶紧跑到厕所换下,没有了丝袜的保护,露出洁白双腿,又因穿着迷你 裙而感到不自在,只要一不小心随时都有曝光的可能。小慈平时没穿过迷你裙, 只是应黄叔要求而特地去买,走起路来就很不自然,黄叔看到这性感美腿就眉开 眼笑。

「我们去菜市场买些菜,中午有朋友要来,顺便嚐嚐你的手艺。」

「你有朋友要来?可是你不是说只陪你一天,却没提到还有朋友,那我要走 了。」

「那你请便吧,你走后我就发给你老公看看。」

「你说话不算话,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小慈已经哭出来了。

「你放心,他们不会碰你的,他们只是来打个牌,顺便吃个饭,不信的话你 就走吧!」

小慈无奈答应,现在也骑虎难下了,只能祈祷黄叔说话算话,还能保住自已 的婚姻。

附近有个传统菜市场,走过一条街就到了,黄叔也专挑男老闆的店光顾。逛 久了再怎么小心还是会走光,有的摊子摆在地上,小慈一蹲下,老闆坐在矮凳可 清楚看见裙内风光。

好不容易买完回到住处,至少里面不怕众人看自己的眼神,小慈本想去整理 买回来的菜,黄叔却要她稍等再做就好了。

「先休息一下,来陪我看电视。」

客厅摆放的都是木头座椅,虽然有座垫,但一坐下裙子整片往上拉,黑色内 裤隐约可见,小慈惯性用手遮住。

黄叔开电视后开始播放影片,小慈赫然发现这影片不就是上次在小屋那,自 己正被昆杰父子俩前后夹攻,脸一红羞得不敢再看,眼虽可闭起,但耳朵却无法 合上,自己的淫叫声不断传来。

黄叔拉下拉炼掏出肉棒,拉小慈的手要她套弄,并隔着衣服搓揉胸部再慢慢 将钮扣一颗颗解开,迷人的胸线随衬衣领口窜出。诱人的胸部近在眼前,黄叔已 等不及脱下小慈的衬衫及衬衣,内衣衬托出饱满的胸部,舌头已在未包覆的胸肉 上打转。

「黄叔,可以把铁门拉下来吗?会被别人看到。」

「你都敢在外面做了,还会怕被看吗?」

「那次不一样啊,我会怕。」

「你这只要有男人就想被干的骚货,再啰唆我叫一堆人来让你爽,贱!」

小慈不敢再开口,被人家玩弄还被骂,只能内心哀怨自己怎会遇到这种事, 只是敏感的身体总是违背自己的意愿,黄叔舌头滑过乳头时快感直涌而上,忍不 住轻声呻吟。

黄叔一手用力捏揉乳房,一嘴吸咬乳头,白嫩的双乳现出五爪红印,小慈没 想到这样疼痛让自己的快感提升,呻吟声越来越大。

黄叔要小慈站在椅子上,短裙往上拉至腰间,看到整件内裤已湿成一片,没 想到这她这么浪,脱下内裤打开双脚让小穴对上自己的嘴,舌尖对准小穴就往内 钻。

从门口往内看,可看见小慈双手扶着椅背,脚张开在让黄叔吃小穴,虽是只 看到侧身,但她头撇向另一边,深怕有人看见自己的容颜。

黄叔的舌头灵活地舔弄小穴,而淫水也多到直接流进嘴里,尤其当牙齿刮在 小豆豆上时,瞬间喷出的水量之多。

黄叔吃得满嘴淫水加上小慈销魂的呻吟声,肉棒已想一嚐小穴滋味,将小慈 拉蹲跨在肉棒上。小慈被玩弄得小穴痒痒,以为黄叔要插进来让自己舒服,但黄 叔扶着她屁股不让她坐下,龟头只在小穴口进出摩擦,搞得小慈更加受不了。

「黄叔,快点插进来,我好痒!」

「就知道你是个荡妇,这么想要人干?」

「我是淫荡的母狗,求你快点干我。」

「那你自己来吧,先让我爽一下。」

黄叔手放开后,小慈双手抓住椅背迅速摇动,肉棒插入后小慈满足的发出淫 叫声,这时也管不着外面是否有人可以看到屋里的春宫。

双乳在黄叔脸上不停摩蹭,龟头也被夹得舒服,第一次遇到这么浪的少妇, 也没想到用这么容易的手法就能玩到。

「看来你真是天生的荡妇,你老公满足不了你的需求。」

「哦……哦……我不是,我只是想止痒,哦……哦……」

黄叔把小慈翻转让她面向电视,自己从后面插入,想展现一下自己雄风,影 片正播到小慈被干到快尿出来那段。

「哦……哦……我好爽……用力干我……哦……哦……插深一点,妹妹还很 痒……」

黄叔听到这些淫声浪语更加奋力直前,而且这荡妇还没爽够哪能泄气。

「哦……哦……黄叔快一点,我要来了,快点让我爽死……」

小慈即将到达临界点,等待黄叔给她的第一次高潮,只是还没等到就突觉小 穴一紧,滚烫的精液已喷向肉壁。

肉棒一软,精液随即流出,沿着腿滴到地上。黄叔没想到这么快就射出,也 看到小慈尚未满足的表情,原本想把小慈干到喷尿展现自己的厉害,无奈带着小 慈去浴室沖洗,心想等下一定男色女色网 女性要再来一次,不能放过这难得的机会。

小慈沖洗好探头请黄叔帮她拿衣服,黄叔却只丢一件特大的男用汗衫给她。

「黄叔,可以给我原本的衣服吗?我不想穿这个。」

「我上次看你穿这种满好看的,很性感。你的衣服我已收起来了,晚点再还 你。」

「可是这件太露了,几乎遮不住身体。」

「你不要就算了,我也想看你光溜溜来做菜。」

「那我的内衣裤可以先给我吗?」

「我就是想看你这样穿,不要啰唆,不然这件也不给你。」

小慈没办法只好先套上,因为大件,穿上后刚好能遮到大腿处,比那件迷你 裙短一些,只是领口跟袖口太大,动的幅度大些随时都能看到双乳,还好在厨房 找到围裙,正面看起来还好,不至於全露出来。

小慈只休息片刻就去准备做午饭,不敢想下午会怎么渡过,只想今天快点过 去。

约11点多,黄叔的朋友就已经到了,小慈也尽可能躲在厨房里忙,能不出 来就不出来。

「老黄,去哪找到这么标緻的妞?」甲探头看到小慈的背影。

「反正我有我的方法。」黄叔说。

「她可是人妻喔,上次我把她干到喷尿。」最后一个是昆杰他爸。

「没想到这么淫,当人家老婆还给你们玩到。」甲说。

「那玩过之后,欠你们的钱可不可以缓一缓?」黄叔说。

「一定一定,依上次说的条件。这个真是极品,一定很过瘾。」甲说。

「你要日本酒色网站玩的东西有带吧?」昆杰他爸问。

「有,有,保证让她爽翻天。哈哈!」乙说。

吃饭时四人目光一直盯着小慈,她看到昆杰他爸在场也没感到意外,小慈被 看到不敢抬头,整顿饭一口也没吃,只是陪他们吃完。

餐后黄叔带小慈去楼上其中一个房间:「你先睡一下,我们在隔壁间打牌, 我看你中午都没吃,至少喝个水吧!」小慈心中一宽,他们真的只是来打牌,说 不定他们打完牌就能回去了,喝掉黄叔给的水,脱下围裙便放心睡着。

小慈醒来一看时间,还不到2点,才睡半个多小时而已,在别人家睡得还是 不安稳,下床后想偷看一下他们打牌的情形。

隔壁房门没关,她只是探头看个一眼,没想到又被惊吓到,原来那只小狗发 现她又跑出来抱着小慈的小腿动起来,四人听到声音也走到门口看发生什么事。

四人见小慈跌坐在地上,双手向后撑地双脚张开,小狗正抱着小腿猛动。而 小慈下身因为坐下,汗衫也遮不住,小穴看得一清二楚,大家还未见过如此奇特 的画面,半裸美女正被一只狗操腿。

「快点,快点把牠抱走!」小慈大声喊叫,完全不顾已被看光。

甲见状后把小狗抓走,却不是关到房间,而是放到小慈双腿中间,小狗前脚 抓住小慈的腿,屁股仍不断摆动。

「哈哈~~你们看,狗干人没见过吧?」甲大笑。

「拜託你们把牠抱走,牠抓得我好痛。」

「我们想见识一下人狗交,看到底有多爽。」乙说。

「求你快一点,牠那根好像要进去了。」

「进去才好啊,不就是我们想要看的干小母狗。」甲说。

「不要……不要……我不要被狗插进去!救命~~」

「好了,不要弄她了,你看她都吓死了。」黄叔帮忙解围把小狗抱走,带小 慈进到房间,等小慈停止哭泣。

「没事了吧?」

「嗯,没事了,我可以回去了吗?」

「你再陪我玩个游戏,马上让你回去。」

「我不要,你想让他们弄我。」

「我保证他们不会主动干你,除非是你自己想。」

「你明知我身体会受不了,故意这样说。」

「反正都走到这一步了,你也不想你老公知道吧?尤其让你老公看到你被狗 插的影片。」拿着手机给小慈看刚刚的录影。

「随你吧,你要遵守承诺把所有影片跟照片都删掉。」小慈长叹,自己误入 贼船,对方要求越来越多。

「一定,就这么一次而已。」

黄叔走出房间跟他们示意,表示可以了,四人再度进入房间,小慈哀怨的坐 在床边等待他们玩弄。

甲跟乙两人拿出各式道具,甲把小慈双手连同身体绕圈捆住,双乳被绳索缚 住显得更加丰满凸出;乙则把小慈双脚朝上拉开绑住,双脚呈大字型各固定在另 一端,让脚无法合起,小穴朝上一闭一合的看得清清楚楚。

小慈没想到竟会用这么耻辱的姿势让自己最私密处让人观赏,眼一闭也不敢 再看接下来会被如何对待。

「啪!」一声,右乳突然刺痛,小慈痛到流出眼泪:「啊……好痛!你拿什 么打我?」

「嘿嘿嘿~~这个啊,我们想玩下SM的游戏,老黄就把你介绍给我们啦!

你第一次我们会轻轻的,花样不会太多,有些人可是玩上瘾求我玩她咧! 「甲手中拿着牌尺给小慈看。

「黄叔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呜……」小慈不知气哭还是痛到哭了。

「谁叫他们打牌输了没钱还我,就拿你来交易啦!」乙说。

「不是说好别说出来的吗?」黄叔想解释。

「啊……」小慈又一声惨叫,这次换左乳,下手虽轻,但牌尺打下去确实很 痛。甲又换到大腿处,两人轮流,小慈惊叫声不断,眼泪流不停,白皙的皮肤马 上显现红色痕迹。

两人不久发现一件事,小穴似乎有水流出来,这骚货被打也会爽到喷水。

乙拿出强力乳夹夹住乳头,拉扯尾端铁链,这跟打又是不同的痛楚。甲则拿 出皮鞭朝阴部鞭打,鞭条有些打在阴唇,有些打在小豆豆上,比牌尺更加疼痛。

两人的力道虽然都不大,但小慈第一次被这样玩弄,不禁痛到惨叫,有时却 痛到非常爽,不同於平时温柔的抚摸所带来的快感。

甲拿出一个盒子,不知装了什么,挖出一些涂在小穴里,又拿些润滑液倒在 菊花上,刚好皮鞭手柄处是个阳具造型,甲慢慢插入菊花中,小慈感到小穴里一 阵冰凉后再变为异常灼热,有如蚂蚁咬般又非常痒,虽然非常想弄出来,但身体 动弹不得,痛苦忍受。

乙这时拿下乳环,改拿出蜡烛,一滴一滴的蜡油往乳房上滴,低温蠋蜡滴到 虽痛,但还不致於会受伤。当蜡油滴满乳头时,小慈原本痛楚的叫声渐渐转为呻 吟声,双乳都覆盖上时呻吟声越来越大。

「嗯……嗯……好痛又舒服,嗯……嗯……」

「这骚货有潜力喔,才小试一下就让她爽成这样。」甲说。

「老黄介绍这个还真不错,够骚够浪。」乙说。

「嗯……嗯……我妹妹里面好痒,帮帮我,痒女色网图片到受不了了!哦……哦……」

乙将蜡烛移到阴部处,他小心的先在小穴周围滴,再往小穴,甲则帮忙扳开 阴唇,蜡油滴在小豆豆上时让小慈分不清是痛还是爽。

突然间小穴喷出一道水柱,乙措手不及被喷得满脸都是,连蜡烛都浇熄了。

「这骚货会喷喔……好货。」甲说。

「马的,要喷也不说一下,我满脸都是骚味。」

黄叔跟昆杰他爸在一旁也看得爽歪歪,两人已经在打手枪,虽然也想玩,但 债主优先,所以不敢上前一步。

「记得射在这,别浪费了。」乙看到,拿出一个盘子给两人说。

「嗯……嗯……我妹妹真的痒到不行了,我好想要……」

「想要什么?」乙问。

「用肉棒插我,用力干我,我好痒……」

「刚才喷我,没那么简单就让你爽。」

乙跑出去提了桶水进来,拿掉菊花上的皮鞭,拿一支大针筒吸满水往菊花里 注射,总共注射了五次才停止。

小慈腹部感到冰冷胀痛,菊花一股冲力即将爆发,正用力忍耐,再怎样也不 能见到想臭臭的模样。

「我肚子好痛,可不可以让我去一下厕所?」

「当然没问题,等等就让你去。」乙说。

「求求你,我快忍不住了。」

「好啊,你把这个盘舔乾净,我就让你上。」乙手上拿着黄叔两人刚射出来 的精液。

「可以不要吗?那个好噁心。」

「不要就算了。你忍得住吧?拉出来可不好看了。」

「好吧,我吃就是了。」小慈实在是无法再忍了。

甲将小慈双脚解开再翻过身,小慈双手被绑住,只能趴在床上看着眼前这盘 精液,腥臭味扑鼻而来,舌头只轻舔一口,菊花已忍不住有些许流出,只好憋住 气,嘴一吸将盘中精液吃得乾乾净净。

「我吃完了,可以让我去了吧?」

「好吃吧?看你吃这么乾净就让你上吧!来,你的厕所在这。」乙拿出一个 水桶。

「求你了,我不要在这啊!快点让我去。」

「你不要就算了,你就拉在床上好了。」

小慈实在是已经无法控制,髒水一点一点的渗透出来,赶紧下床去,屁股对 准桶子那瞬间,「哗啦哗啦」全拉到水桶里了。非常隐密的生理行为暴露在众人 面前,小慈不禁又落下泪来。

「老黄,带她去沖洗一下,顺便把她拉的粪水处理掉。」乙后面这句故意说 得特别大声。

沖洗完后回到房间,双脚同样又被分开绑住,甲再拿出那盒子,挖了更多涂 在小穴里,那种灼热骚痒的感觉再度侵袭。

「嗯……我里面好痒,嗯……嗯……」小慈不停地扭动屁股。

「想不想帮你止痒啊?」乙说。

「想,嗯……痒死我了!」

「那想要怎么帮你?」甲说。

「干我,快点干我,求你干我,嗯……嗯……」

「这可是你说的,我们可没逼你。」

「干我,真的好痒……」

「那得先服伺我,我高兴了才要干你。」乙说。

甲拿出比皮鞭柄还要粗点的假阳具,涂满润滑液后插进小慈的菊花穴慢慢抽 动,等肠道佈满润滑油后开始快速抽插。

「哦……哦……不是插那里,哦……哦……」

「那插这里爽不爽啊?」甲说。

「这里也很爽……哦……哦……」

乙脱光衣服,不小於昆杰他爸的肉棒高高翘起,浓密的体毛佈满下身,然后 跨坐在小慈脸上:「把我的屁眼舔得舒服,我再考虑要不要干你。」

一股浓厚的男人体味传出,比精液味道更人作呕,虽然菊花穴被插有稍微舒 缓骚劲,但小穴仍是痒到不行。滑嫩香舌伸出轻碰一下后,也不管那么多,整片 舌头已覆盖住乙的屁眼猛舔。

「舔屁眼真是他妈的爽!你表现不错,等等给你糖吃。」

小慈更加尽力去舔,只为了等会可以止痒。甲跟乙两人也互换位置,不停玩 弄小慈。

「不错,该给你奖励了。」乙将假阳具拿下,趁肛口还没闭合,挺着大肉棒 往小慈的菊穴插入猛力抽送。日本酒色

「啊……好痛!哦……哦……」粗大的肉棒插了进去,菊穴口有点撕裂,但 抽送之后开始有舒服的感觉。

「干,有够紧的,真爽,我又开苞一个。哈哈!」

「哦……哦……插这里也好舒服……」小慈也舒服大叫。

甲将小慈双脚的绳子解开,两男躺在床上,四脚交叠,两根肉棒互相对立, 小慈往两肉棒处坐下,菊花穴先碰到乙的龟头,进去后甲正好插入小穴。两人应 该常常这样玩,很有默契的同时往上顶。小慈双手仍被绑住无法施力,只靠腰部 力量前后扭动,也刚好配合他们一前一后抽插。

「哦……哦……小母狗爽死了,两边都好爽……」

「知道厉害了吧?你会爱上的。」乙说。

「哦……哦……插深一点,真的好爽,好奇怪的感觉……」

「这母狗还真容易满足,这么漂亮的骚货可真难得。」甲说。

「啊……啊……我来了,我美死了……」

「这么快就高潮了?」乙说。

乙让小慈趴在甲身上,起身用力抽插,菊花穴的敏感似乎也不比小穴差,小 慈很快又再来一次。然后再换小慈躺在乙身上,换甲猛攻小穴,甲的肉棒虽然没 乙大,但抽插的技巧让小慈很快又再来一次。

「啊……啊……小母狗不行了,太爽了……啊……啊……停一下,我又要来 了,又想尿尿了……啊……啊……干死我了!」才刚说完马上喷了出来。经历多 次高潮,小慈已没有了力气,全身靠两人支撑住,而淫叫声却配合生理反应仍然 不间断。

两人让小慈躺在床上,换单人进攻,乙仍是针对菊穴抽送,在菊穴的夹击下 大胆人体艺术照 也忍不住射出来。甲紧接而上,压住小慈双脚朝小穴重力插入,不久甲也全数射 进阴道里。

放下小慈后,小穴跟菊花穴的精液慢慢流出,乙还特地拿盘子接,并用手把 两穴的精液都挖出来。「来,这是给你的糖果。」乙把盘子拿到小慈嘴边,一点 一点的拨进嘴里,小慈已全身无力,任由乙喂食。

他们让小慈休息等她恢复一些体力,也把原本的衣服还她,小慈进到浴室慢 慢清洗自己的身体。

虽然是被黄叔设计,但今天却是跟以往完全不一样的体验,没想到也能痛到 那么爽,而且自己菊花现在虽然会痛,但在抽插时也有跟小穴不一样的舒服感, 以后不知还有没有机会试试?

黄叔也遵照约定,将所有照片跟影片都删了,而甲乙两人拿事后避孕药给小 慈服下,并留下电话给她,希望有机会再玩一次。

丝质衬衫中隐约看出丰满的胸部跟粉嫩的乳头,因内衣裤已被当作战利品收 藏拿走。

小慈离开时已经4点多,提早去保姆家接宝宝,保姆看到她时也满脸讶意, 怎么敢穿这样就出门,跟早上妆扮不太一样,但也不好意思多问。小慈见到保姆 看她的眼神也不好多停留,接到宝宝后就赶着回家。

在车上时一直回想下午的事,理性总是被肉体的欲望淹没,要是能勇敢拒绝 或许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才不到两个月时间已经跟那么多人做过,但又很怀念那 种不同的感觉,尤其下午被两根肉棒同时插时的快感到现在一直无法忘记。

想着想着,小穴那股骚痒感又来了,那人不知涂了什么东西,让小穴如此难 受,现在又开始痒到异常难受,淫水不停流出,裙子都被沾湿,只想赶快回到家 平静一下。

回到家停好车,正等着电梯时,刚好遇到老刘,我们是同栋同层。小慈因为 右手抱着宝宝,左侧的衣服被拉紧,原本稍微透明的衬衫紧贴着左胸,饱满的左 乳立即浮现出,而挺立的乳头似乎快要撑破衣服般凸出。

老刘当然也看这一幕,小慈没察觉自己上身曝光,还是跟老刘闲话家常,老 刘也想着难怪会这么骚,穿这样摆明是要给人看的,不知去做什么好事。

「王太太,我这有些资料要给你确认签名。」

「好,那等等拿来我家给我。」

「资料就在我手上,直接拿给你。」

老刘是这届大楼的主委,我则是挂名财委,资料我都是丢给小慈帮我处理。

回到家将宝宝安置好,想赶紧看完资料沖澡冷静,小穴已痒到不行。

在客厅两人对立而坐,小慈正俯身看资料,也没去注意老刘正透过衬衫胸口 缝隙观赏她的双乳。因坐在沙发上,迷你裙摆整个往上拉,而且腿现在也是稍微 张开,老刘能清楚看到小穴,新想原来连内裤都没穿,会不会是出去偷汉子?

「王太太,你们夫妻俩还真开放,常常造福我们这些邻居。」

「没有啦,只是好玩。」小慈知道他在说什么,突然这样问也不知怎么回。

「好玩啊?真不错,我老婆就不肯。」

「那是因为我老公想要,我只好配合他。我也不想啊,谁愿意被看。」竟跟 一个男人讨论起这事来了。

「我老婆身材要是有你好,我也要她展示一下。」

「我没啦,大嫂的身材也很好啊!」

「身材没你好,哪像你胸部这么漂亮,生过小孩乳头还很嫩,好想吸一口, 我那口子早黑掉,丑死了。」老刘越说越露骨。

「刘大哥,可以请你尊重一点吗?」小慈有点生气。

「谁叫你穿这么诱人,不知是不是去讨客兄,让我也想把你扒光光。」

小慈才突然惊觉自己坐这样全都被看光光,自己思绪一直在想看完资料解决 骚痒,完全忘了这穿着太暴露,加上被老刘说到重点,一时哑口无言。

「难道真被我猜中了?可怜小王有个漂亮老婆给他戴绿帽。」

「我……我没有,那……那是意外。」

「所以就是有啰!哼哼。」

「刘大哥,求你别跟我老公提到这事,这真的是意外。」

小慈不知哪来的勇气,伸手往老刘的裤裆摸去。老刘原本只是想有这机会偷 看,没想到乱猜却猜到,也没想到小慈这么主动,他不知的是小慈小穴已痒到无 法忍受。

「刘大哥,你帮我,我也帮你一次,好吗?」

小慈带老刘到另一个房间,他也怕在客厅做万一被别人发现那更糟。

小慈解开上衣钮釦坐在老刘身上,乳房主动塞到他口中,老刘哪想到会有这 么美的事,虽然对不起小王,但是自己送上门的肉不吃可惜,於是老刘一嘴舔着 右乳,一手揉着左乳开始玩弄。

「年轻的身体果然不一样,我那口子真没得比。」

「嗯……嗯……揉大力一点,咬我的奶头……」

胸口上残留蜡油滴过的红点,已被斗大的掌印盖住,乳头被咬时的痛楚跟快 感直上心头。裤裆坚硬的肉棒抵住小穴,裤子已被淫水弄湿,小慈想再享受疼痛 带来的快感,两颗乳头已被咬得红肿,小穴的骚痒不减反增。

老刘将小慈的衣裙脱光让她躺下,下身翻起,屁股朝上,仔细观看小穴,小 穴一张一合似乎在呼喊肉棒快点插入。老刘手指压在小豆豆上来回抚摸,小慈受 到刺激淫声不断,小穴张合速度也越来越快,老刘见此迅速脱下全身衣物要一嚐 嫩穴滋味。

「刘大哥,快点进来,我里面好痒!哦……哦……」小慈在老刘脱衣时已趴 好,翘高屁股等待

「你这么骚,我看小王没那么力气应付你吧?喔……好爽!」

「哦……哦……我好舒服,妹妹被你塞满了……哦……哦……打我,用力打 我。」

老刘见小慈竟有此癖好,有些女人会越打越爽,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抽插之 间两手轮流拍打小慈屁股。

「啊……啊……又痛又爽……啊……啊……来了,来了……」小慈高潮来得 特别快,一股阴精喷在龟头上,高潮时阴道蠕动夹得差点让老刘弃械投降,不得 不暂停抽插。

「第一次干得这么爽,差点被你夹出来,比外面卖的还厉害。」

「怎么停了?我还要,快点动啊!」

「让我休息一下,我没小王那么年轻可以持久。」

小慈爽过后仍不满足,起身压住老刘,双手扭揉自己胸部骑上扭动。老刘这 次可遇到对手,遇到一个欲求不满的少妇。

「哦……哦……好舒服……刘大哥你让我爽死了!哦……哦……」

男人最喜欢听到女人这么说,能把女人干到要死不活,可以满足自己的虚荣 心,只是自己也快不行。

小慈突然停下动作,往前挪动一点,抓住肉棒想往菊花穴插。老刘这把年纪 还没插过菊花穴,听说比阴道更紧更爽,只是没多少女人想试,现在可好了,有 机会尝试到。

没有润滑液的帮忙,小慈只能用自己的淫水弄湿龟头,龟头好不容易进去, 老刘也感受到不一样的紧度。小慈才上下起伏几次,老刘也爽到呻吟,但也没能 持久已经射出来。小慈带点失落,另一个洞没能得到满足,至少小穴舒服多了。

「妹子,你是我干过最骚的女人,插不到十分钟就让我出来了。」

「刘大哥,今天的事记得不能说出去。」

「没问题,以后如果小王满足不了你,你可以偷偷来找我。嘿嘿~~」

「就这么一次而已,没下次了。」

「没关系,很多事总是很难说的,有机会的话我还想试试你的屁股,我也爽 翻天。没想到小王连这都教得这么好。」

「不是我老公,他也没试过……啊,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小慈不小心说漏 了嘴。

「总之我不会乱说的,我也不想被我老婆打死。」

小慈一直在浴室沖冷水澡,抚摸自己的身体,又再一次克服不了理性,而且 是主动找别人。以前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自从做爱给邻居看后,反而越来越 淫荡,难道本性如此?或许我该去装个避孕器。

突来的哭声打断思绪,小慈赶紧穿好衣服去安抚宝宝。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