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小姐的男宠
小姐的男宠
热闹的市集上,人来人往,小贩的叫卖声揭开了北城繁荣的一天。

  一名穿着尊贵的小 男孩满脸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四处转动着,俊俏的模样儿惹来旁人的注目。

  「小……少爷!」一名中年妇人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刚吐到嘴边的称唤在接收到小 男孩的瞪视后赶紧改口。

  「做啥?」杜小月没好气地瞪着身后的奶娘,虽然年仅八岁,可却古灵精怪得让人招架不住。

  「你……你走慢一点呀!要是失散了怎么办?」刘嬷嬷担心地嚷嚷着,就怕把严府里最疼宠的表小姐给弄丢了。

  「紧张什么?失散了我会自己回去,这北城我又不是不熟!」撇了撇粉唇,杜小月觉得奶娘真爱穷紧张。

  「话可不是这么说,你要是被人绑走了,这责任婆子我可担不起。」刘嬷嬷赶忙说着,对眼前这个小小姐真的是又疼又无奈。

  明明是个可爱的女娃儿,偏偏喜欢穿男装,一点女孩儿样也没有,琴棋书画都没兴趣,就爱舞刀弄枪,偏偏严家主子都宠她,更让她无法无天。

  所幸,小小姐并不难伺候,虽然受尽众人疼宠,却一点也不骄纵,只有野马般的性子令人难以招架。

  尤其她又特别爱逗弄小姑娘,几乎把北城的姑娘都逗遍了,让那些姑娘们直想嫁给严府的表少爷。

  开玩笑!严府只有表小姐,哪来的表少爷呀?

  可是表小姐却一点也不担心,还说想娶那些可爱的姑娘家进门,这……这可怎么行呀?

  「小……少爷。」刘嬷嬷差点改不了口,「你该不会又要去逗弄那些小姑娘了吧?」她就是怕这点,才不得不跟在小小姐后面。

  「是又怎样?」杜小月漫不经心地应着,一双大眼滴溜溜地直往四周瞧,想看看有没有可爱的小姑娘。

  唉!那些白嫩嫩的小姑娘多可爱呀!

  手滑滑的,身上香香的,被逗还会脸红红的,怎么瞧怎么可爱,只恨她杜小月不是男儿身,不然早把那些可爱的姑娘们娶回来了!

  听了小小姐的话,刘嬷嬷快哭了。「小少爷,我拜托你快回府吧!想嫁给你的姑娘都已经快踩扁严府门槛了……」问题是,她不能娶呀!

  刘嬷嬷的话,杜小月全然没听进耳里,因为她发现了一个大目标。

  那是一个长得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美丽的模样儿让她眼睛一亮,想也不想就冲上前去。

  「小姊姊,你叫什么名字?」一到美姑娘面前,杜小月立即扬起一抹大大的笑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家。

  天呀!这一近看,小姑娘更美了!

  狭长的眼眸深邃如夜,挺直的鼻梁,好看的眉毛,形成一张美极的脸庞,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长得高了点,不过没关系,她的美丽可以弥补一切。

  见杜小月一直盯着自己,眼睛发着亮,好像快流口水的模样,小姑娘忍不住皱了皱眉。

  不想理她,小姑娘绕过杜小月就想离开。

  「你别走呀!」杜小月赶紧拉住她,「姊姊,你叫啥名字?我们当朋友好不好?」「放手!」极冷的声音从小姑娘的嘴里吐出。

  杜小月没听到,反而好奇地低下头,小手不停摸着她的手。「哇!你的手好滑好柔好好摸哦!」虽然比她的手大了一倍。

  「你……」小姑娘不悦地皱眉,正想甩开杜小月的手,刘嬷嬷已经赶到了。

  「小少爷,拜托你别闹了!」刘嬷嬷看不下去,赶紧抓住杜小月,不让她再吃别人豆腐。

  「奶娘,你别阻止我……」杜小月不高兴地嚷嚷,一抬头就见小姑娘走了。「喂!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呀!」杜小月气得跺脚,偏偏身子被奶娘抓住,挣脱不开,只得没辙地放声大喊:「喂!我叫杜小月,住在严府,我告诉你,我娶你娶定了!」这一声嚷嚷,不大不小,正好让附近的人全听到了,而那名姑娘也跟着停下脚步,以又冷又怒的目光射向杜小月。

  无视众人的注视还有奶娘的呻吟,杜小月嘻嘻笑着,早已忘了自己是姑娘家,不能和人家成亲。

  她只知道──她缠定那名美丽的小姊姊了!

  羞怯敏感的芳心

  只为你轻颤

  只为你一人悲喜……

  天方亮,鸡鸣声响起,画破了宁静。

  严府的仆人们也跟着动了起来,开始准备一天的工作。

  身为表小姐的贴身丫鬟,玉儿捧着水盆,慢慢走进满月阁,想着小姐应该还在歇息,她还有时间做其他的工作。

  可一走进内室,却看到平常不睡到正午绝不起床的小姐已坐在梳妆镜前整理头发,让她愣了一下。

  「小姐,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天才亮耶!离正午还很久耶!

  「我今天要出门。」杜小月打个呵欠,勉强打起精神,她好久没这么早起了,真的好困哦!

  玉儿拧了条湿手巾来到小姐身旁,将手巾递给小姐,再拿起一把象牙梳帮小姐梳理头发。

  「你又要出门找凌少爷啦!」边梳着柔顺的长发,玉儿的嘴却没停下。

  想也知道向来晚起的小姐今儿个会这么早起,一定是去找凌少爷!

  说到凌家少爷和小姐的事迹,恐怕全北城的人没人不晓得。

  话说小姐八岁那年竟在市集大喊说要娶一个小姑娘回家,附近的人全听到了,而且一传十、十传百,没一下子全北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

  当然,这件事也传进严府,差点没让严老爷和夫人昏倒。女人娶女人,这成何体统呀!

  可后来才知道,小姐放话说要娶的小姑娘是男的,就是凌家的大少爷凌微风。

  说到凌家,在北城也是个有名的家族,自从二十年前带着一大笔财富在北城落脚后,经营的生意举凡酒楼、赌坊、布庄……什么都有,就连现在城里最有名的花坊──百花阁,也是凌家的。

  听说凌家老爷之前是土匪,后来改邪归正成了个生意人,虽然做的生意满不正当的,可是造桥铺路什么的都少不了他,倒也是北城人人尊敬的大善人。

  不过可能是之前坏事做太多了,唯一的儿子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差点活不过三岁。求神拜佛之后,凌家开始把儿子当女儿养,只要能撑到十 五岁,那就一辈子平安顺利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凌微风从小就穿女装,这是北城的人都知道的,而且凌微风的长相简直跟凌夫人一模一样,是个美人胚子,他的女人装扮可迷煞不少人,听说还有不知情的公子们上门求亲哩!

  没想到,让杜小月看上眼,放话说要娶回家的人就是凌微风;不过幸好是男的,这点可让严家庆幸多了。

  不过,当杜小月知道凌微风是男的时,大家都以为她会放弃,毕竟她的喜好一向只在姑娘身上。

  没想到杜小月反而追得更积极了,而且决定不娶人家过门,反而要嫁到凌家去,还在北城撂下话,说凌微风是她的人,要是哪个女人敢沾惹,就等于是跟她杜小月作对!

  这等恶霸行径传遍了整个北城,更让严家老爷和夫人差点没气昏,丢脸得不敢出门。

  就这样,杜小月整整追了凌微风十年,现年也十八岁,是个老姑娘了,却还嫁不出去,而且根本没人敢上门提亲。

  这么离经叛道的姑娘,哪个人家敢娶进门?就算长得再美,这么恶霸的女人还是没人敢要呀!

  「嗯!听说他今天会去酒楼查帐,我要去堵人!」杜小月扬起嘴角,铜镜里映出一张自信的清丽脸庞,狡黠的眼睛骨碌碌的,亮得像天上的星辰。

  哼!她已经好些天没见到凌微风了,想也知道他在躲她!

  没关系,躲嘛!尽量躲嘛!她又不是没眼线,早在几天前她就得到他今天要去酒楼的消息,关于今天的见面,她可是计画了好久呢!

  玉儿帮小姐弄好头发,走到衣柜前挑着衣服。「可是,小姐,凌少爷躲你躲那么彻底,你真的能堵到人吗?」她相信小姐一到酒楼,里面的人一定会通报,搞不好凌少爷一得到消息就赶紧走人了呢!

  「当然能!」杜小月自信地哼了声,「我连他什么时辰会到酒楼都知道了,包准他走不掉。」「哦!」玉儿明了地点点头。「那小姐你要穿哪一件?」知道小姐今天要见情人,她特地选了几件衣服让小姐挑。

  杜小月瞄了一眼,纤手一指。「紫色的好了。」穿什么不重要,凭她的姿色,再美的衣服也只是衬托罢了,重点是要追到人!

  一想到凌微风,杜小月立即扬起笑容。

  她好喜欢他呢!一开始确实是因为他长得美才追他,可他总不理她,视她于无物,这挑起她的好胜心,发誓一定要追到他不可。

  可时日久了,渐渐的,他在她心里的分量愈来愈重,她的眼里只看得到他,只要是他的一切她都喜欢,无可自拔地喜欢。

  可是呀,他却一点也不懂她的心,巴不得离她远远的,彷佛她是豺狼虎豹似的,讨厌死了!

  哼!一点也不懂女人心!不过没关系,她跟他耗上了!

  扬起唇瓣,杜小月甜甜地笑了。

  对于凌微风,她势在必得!

  风月楼是北城第一大酒楼,也是凌家的产业之一。

  杜小月穿着一袭淡紫色的云裳,发上的金步摇随着脚步而微晃,一张清丽的芙颜漾着一抹甜甜笑容,慢慢踏上风月楼的台阶。

  酒楼里的小二一看到她,当场变了脸色,正要转身通报时,身后却传来一道软软的嗓音。

  「小李子,你要上哪去?」

  小李子当场无声呻吟,可又不敢反抗,只得涎着笑脸转身,讨好地问着:「杜小姐,真是稀客呀!你今儿个怎么会来?」边问边使眼色,要其他的小二赶紧上楼通报。

  「别使眼色,要上楼的人全给我站住,陈掌柜你也是!」杜小月轻轻一哼,声音软软的,不轻也不重,可一听到她的话,真的没人敢动。

  「杜小姐你……」陈掌柜苦着脸,不知该怎么办。主子早下命令了,只要一看到杜小月就马上通报,违者定罚,他可不想被罚呀!

  「我又没欺负你,脸这么苦做啥?」杜小月没好气地睨他一眼,水灵般的眸子瞄向楼上。「你家主子在楼上对吧?」她扬着笑,明知故问。

  「我……这……」陈掌柜欲言又止,不敢说实话,可眼前这个杜小姐他也惹不起呀!

  北城里的人谁不知道,惹到杜小月绝不会死,可绝对会比死还不如,先不论她那狂妄胆大的性子和一身好武艺,单她背后的严家就没人敢惹呀!

  「是不是呀?说话别吞吞吐吐的!」杜小月撇着嘴角,不耐烦了。

  「我……」陈掌柜哭丧着脸求饶。「杜小姐,我求求你别为难我了。」主子前脚才进来,她后脚就追来,定是知道主子的行踪!

  「呿!」杜小月轻啐一声,被陈掌柜紧张的模样逗笑了。「逗你玩的,这么紧张做啥?」陈掌柜还能怎么办?也只能苦笑回应了。

  「好啦!不闹你了!你家主子在哪一房?告诉我。」杜小月把玩着头发,软声问着。

  「这……」他是知道,可他不敢说呀!他可没忘记主子的命令。

  杜小月不耐烦地扬眸看向陈掌柜。「别一直这这这的,还不快说!」「可是主子已下令……」

  「一见到我就要通报,否则就有你们好看,是不?」不用听,这些话杜小月早就倒背如流了。

  「是……」哈着腰,陈掌柜干笑着。

  「好吧!」杜小月也不勉强。「我自己上去找,这总行了吧?」反正楼上的雅房就那几间,一间一间找,她就不信找不到!

  「杜小姐……」陈掌柜一惊,连忙要阻止,可他哪挡得住?杜小月身影一闪,迅速地走上楼。

  「杜小姐,我求求你别为难我!」不行呀!要是让主子见到杜家小姐,主子一定会骂他失责,到时恐怕他这位置就坐不住了!

  「吵死了!别挡路!」杜小月没好气地嚷嚷,引起了客人的注意,每个人都等着看好戏。

  「杜小姐呀……」陈掌柜想伸手抓住杜小月,可她快速地闪过,没一会儿就来到第一间雅房。

  正要推开门,房门却自行拉开,一名小厮恭敬地低下头。「杜小姐。」「哇!这么快?第一间就找到啦?」一见到凌微风的贴身小厮,杜小月笑得更得意了,脚步一踏,自若地走进房里。

  「爷,我……」陈掌柜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外。

  「没关系,你们全退下去。」凌微风淡声命令。

  「是。」听到命令,酒楼老板拿着帐簿跟着小厮一同退出房外。

  没一会儿,精致的雅房内就剩下杜小月和凌微风两人了。

  杜小月抬眸望着眼前的男人,唇瓣仍然扬着笑意,带着一丝得逞的狡黠。

  凌微风喝着上好的碧螺春,狭长的黑眸淡淡扫了杜小月一眼,俊美如俦的五官在一身白衣的衬托下更显俊逸。

  「是巧巧泄漏了我的行踪吧?」想也知道,会告知杜小月的,也只有自己的胞妹凌巧巧了。

  「嗯哼!」杜小月不承认也不否认,莲步轻移,自然地坐到凌微风大腿上,小手环住他的颈子。

  「谁教你躲人家躲得这么凶,好些天没见你了,人家想你嘛!」她娇滴滴地噘起小嘴,软软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撒娇意味。

  对于她的主动,凌微风连皱眉也懒了,却还是忍不住说道:「你一个姑娘家,就这么大剌剌地坐到男人腿上不好吧?」杜小月挑眉,呵呵笑了。「讨厌!咱们都这么熟了,你害羞什么嘛!」说着,她不怕臊地快速亲了他的嘴一下。

  哦耶!偷袭成功!他的唇好软哦!呵呵……

  凌微风立即变了脸色,脸上的冷静霎时有了裂痕。「杜小月,你……」他瞪大眼,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

  「怎么?喜欢吗?我还可以再来一次哦!」杜小月说着,还真的要再亲一次。

  凌微风赶紧闪过,将她抱起放到椅子上,然后离她远远的。

  「杜小月,你就不能有个姑娘样吗?」凌微风揉着额角,他真的拿她没辙了,所有的冷静只要一面对她就会瓦解。

  她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冷言冷语和冷漠态度,总是笑呵呵的,一脸无所谓地缠在他身边,不管他怎么躲、怎么闪都没用。

  十年下来,他想不习惯也难,而对待别人的冷漠态度,只要一面对她,不用多时就会立即破裂。

  「有差吗?反正咱们迟早要成亲的。」杜小月拿起凌微风喝到一半的碧螺春,不在意地一口喝光,藉以掩饰心里的害臊。

  拜托!她大胆归大胆,这可是第一次主动亲人耶!人家她也是很羞的耶!

  谁教他总是那么被动,害她不得不主动!

  「你……」凌微风无言地在心里叹气,每次都这样,他这辈子所叹的气全都是因为她。

  「我说过了,我不会娶你的!」不知说过几次了,他再次重复这句话。

  杜小月无所谓地看着凌微风。「没关系,你不娶我,我可以娶你,只要你不介意入赘,我也没意见,就怕你爹娘会因为你入赘而气死,这可不好吧?」青筋隐隐浮现,凌微风深吸口气,冷冷说道:「我是不可能入赘的!」「你好龟毛哦!不入赘也不娶我,你到底想怎样?你说呀!」杜小月很无奈地看着凌微风,他看她的眼神活似她在无理取闹似的,这算什么嘛!

  凌微风不禁感到好气又好笑,他不讨厌杜小月,甚至可以说是喜欢她,她的聪明和自信,让人很难不喜欢。

  「杜小月,我可能娶任何女人,就是不可能娶你!」他看着她,斩钉截铁地说着。

  「为什么?」见他一脸坚定,杜小月也跟着沉下脸,明亮的眼眸定定地看着他。

  因为她太难掌握了!

  她追了他十年,这十年的时间够他了解她了,她的胆大妄为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她的狡黠机智更让她独树一格,特别引人注目。

  正因为这样,对他来说,她并不适合成为一个妻子,他不认为有人绑得住她,他想要的是柔顺乖巧的妻子,让他不需投注太多的心力。

  可她不一样,她太引人注目了,有时候就连他也无法移开视线,他不喜欢这样。

  而且,他比谁都清楚,她之所以缠定他,是因为他有张太过漂亮的脸庞;如果哪天出现一名更俊美的男人,搞不好她就会转移目标,并且遗忘他。

  他对她,并不是那么重要──想到这点,凌微风的心不由自主地掠过一抹刺痛,让他微微皱眉。

  「没有任何原因,只能说你不是我理想中的妻子人选。」他坚定地说着,却看到她眼里快速掠过一抹受伤,让他一怔。

  可不一会儿,她的脸上又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让他怀疑他刚才是不是看错了?

  「很抱歉,凌微风,我说过了,我缠定你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我是嫁定你了!」说完这句话,杜小月头也不回地走出雅房。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离开他,凌微风微愣着,想到她那一闪而逝的受伤表情……是他看错了吗?

  唇上隐约残留着属于她的芳香,不禁让他恍惚了。

  唉!对她,他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混蛋!笨蛋!王八蛋!该死的凌微风!笨男人!顽固!不解风情!简直是……他奶奶的混蛋到极点!」杜小月不停来回走着,边走边破口大骂,愈骂就愈气,愈气就愈不甘心,愈不甘心就愈觉得自己好可怜、好委屈……「什么叫作我不是他理想中的妻子?不然他想要的妻子是怎样?我杜小月是哪里不好了?让他这么不喜欢?」她大声嚷嚷,眼眶儿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她虽然总是一副自信傲然的模样,可是追了十年,那该死的臭男人却一点也不对她心动,教她怎么能不气馁、不难过?

  偶尔,她会想自己是不是太一厢情愿了?一切是不是都是她在自作多情,凌微风根本不可能喜欢她,更不可能娶她,那么她这样一直追逐下去有用吗?

  每当想到这里,她就彷惶了,她并不是真的那么坚强,她也有害怕的时候,只是倔强的性子支撑着,让她不肯轻易在人前示弱。

  而且……她真的真的好喜欢他,喜欢到不可自拔,她追了他十年,十年来,她眼里只看得见他。

  除了凌微风,她谁也不要,她只要他!

  可是他却不要她,总是拒绝她。每被拒绝一次,她的心就疼一次,只是她忍下了,不让他瞧见自己的脆弱,在他面前,她永远都是自信又胆大妄为的杜小月。

  她的脆弱和眼泪总是独自吞下,不让人瞧见,可是她真的好想告诉他,不要总是那么残忍地拒绝她,他……能不能试着喜欢她呢?

  可话到嘴边,她又忍下了,倔强的性子让她开不了口,所以她和凌微风的关系总是她追他躲,没有一丝进展。

  「为什么你就不能喜欢我呢?」杜小月停下脚步,落寞地自问。

  「因为我亲爱的大哥喜爱的是柔弱乖顺的姑娘,懂得三从四德,懂得以夫为天,拿手的是琴棋书画,而不是舞刀弄枪。」一直坐在一旁的凌巧巧气定神闲地喝了口上好的龙井,柔柔地回答杜小月的问题。

  杜小月瞪向凌巧巧,抿着唇不甘心地嚷着:「那种无聊的姑娘有什么好?满街都是呀!根本就没有我杜小月特别!」「是呀!特别到每天上妓院!我说杜小姐,你晚上来就算了,干嘛大白天也来?真是扰人清梦!」还没睡饱就被挖醒,凌巧巧姑娘正老大不爽。

  「我气不过嘛!离风月楼最近的就是你的百花阁了,我不找你找谁?」杜小月回答得理直气壮。

  凌巧巧当场送杜小月一记白眼,可见杜小月眼眶红红的,摆明就是想哭却又逞强,眼泪就是不肯掉下来,让她忍不住叹气。

  「都追了十年了,你不累吗?」真不懂她那冷冰冰的大哥有什么好,让她这么喜欢,虽然那张脸的确是漂亮得不象样,可是那冰冷的个性,实在不怎么让人欣赏!

  「当然累,怎会不累?」杜小月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可是没办法停止呀!不见他就会好想他,想试着不去喜欢他,可是好难好难,他的身影就像在我心里扎了根,怎么也拔不掉。」「可是……搞不好你再追个十年,结果还是一样,我大哥是不会娶你的。」凌巧巧实话实说。

  「为什么?」杜小月一脸不服气。「我哪里不好?」她自认没有输人的地方呀!学识容貌皆不输人,虽然个性是妄为了点,可是这就是她呀!

  「你没有哪里不好,只是……」

  「怎样?」

  「娶你太累了,要我是正常男人,我也不想娶你。」哪个正经的姑娘家会每天上妓院?更不用说她杜小月的名声在北城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差!

  「为什么?你给我个理由!」杜小月不满地瞪着凌巧巧,摆明没说出个好理由,她就要让她好看!

  瞧她横眉竖目的,凌巧巧轻轻一挑眉。「我问你,在你还没认识我大哥前,你逗的那些小姑娘,是不是每一个都柔顺害羞又可人?」杜小月被问得一愣,还没开口,凌巧巧又继续往下说。

  「再来,是不是那些羞答答的小姑娘可爱又迷人多了?只要一逗就脸红,然后就用那种好羞又好喜欢的眼神看着你,让你好有成就感?」杜小月开始回想,愈想愈词穷,完全无法反驳。

  「最后,我问你,要你是男人,你会想要娶像你这种恶名在外的姑娘,还是那种乖巧又柔美的姑娘呢?」「我……我……」杜小月张口,可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看吧!答案就在这了。」凌巧巧耸耸肩,挑眸看向杜小月。

  鼓着小脸,杜小月很苦恼地皱着眉。「好吧!我想我懂你的意思了,凌微风也是一般的男人,所以他想娶的是听话的好妻子,就算不喜欢也没关系?」「正常来说,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听话的好妻子吧?」不过她很怀疑她那冰块似的大哥会喜欢那种无聊的女人,她倒觉得杜小月有趣多了,配她那冷冷的大哥刚刚好。

  「随便啦!」杜小月随手一挥,不想再谈这些了。「不管怎样,我就是嫁定凌微风了啦!」「他不娶你,你想嫁也没得嫁。」凌巧巧凉凉地泼冷水。

  杜小月眯起眼,一个想法闪过脑海。「所以我生气了,我豁出去了!」哼!老虎不发威,当她杜小月是病猫呀!

  「你想怎样?」见杜小月表情阴阴的,凌巧巧顿时有个不好的预感。

  杜小月扬起一抹很阴很狠的笑容。「巧巧,我要你帮我。」「帮你什么?」杜小月的笑让凌巧巧心中好毛。

  「嘿嘿……」

  夜晚,宁静的花街热闹了起来。

  尤其是百花阁,客人络绎不绝,风韵犹存的花嬷嬷穿着微露的红色薄裳,娇笑着招待客人。

  调笑声混着酒香和胭脂香,拉开了喧哗淫靡的一夜。

  不同于大厅的热闹,位于楼上的巧灵阁今晚却静极了,因为夜一开始,名响北城的花魁凌巧巧就吩咐下去了,她今天有事,不见客。

  这吩咐一下来,慕名而来的客人们自然失望极了,可却没人敢闹事,毕竟百花阁背后的凌家势力可是没人敢招惹的。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凌微风淡声问着小妹,俊美的脸庞十分沉静,眉宇间却漫着一抹沉郁。

  自从酒楼那天一别,他已经快半个月没见到杜小月了,这不禁让他讶异,平常三天两头就见到她的身影,可这次却已经半个月没见她出现。

  这情形不只他讶异,就连他身旁的人也觉得奇怪,感觉好像少了杜小月,就少了什么……周围变得静多了,静得让人觉得好怪,有点空虚,也有点慌,让他一时无所适从。

  她是不是想通了,不再缠他了?

  想到这点,他该松口气,可是不知为何,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甚至有点生气,随着日子的流逝,他的心情一天比一天闷。这是怎么回事?

  「有些事想找你谈谈。」凌巧巧甜甜笑着,伸手帮兄长倒了杯酒。「哥,这是我亲手酿的酒,你喝喝看。」「你找我来就为了这个?」凌微风挑眉看着小妹,伸手拿起酒杯,一口将酒喝尽,浓浓的桂花香在嘴里蔓延,口齿留香。

  「当然不是。」凌巧巧眨着眼眸,再帮兄长把杯子倒满。「你怎么了?心情好像不怎么好的样子?」「没什么。」凌微风拿起杯子,又一口将酒喝光,迟疑了下,才故作不经意地问:「杜小月最近没出现吗?」「你说小月呀?」凌巧巧垂下眼,边倒酒边说:「她已经好久没出现了,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我也好久没看到她了。」「是吗?」听到小妹的回答,凌微风觉得自己的心情更差了,忍不住一口又一口地喝着酒。

  「怎么了?你怎么会突然问起她?」凌巧巧好奇地问着。

  「没什么。」凌微风随口敷衍,却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在她眸底捕捉到的难过。若他没看错,那么……他是不是真的伤了她?

  他以为她永远都会满脸笑容,永远都是伶牙俐齿,嘴里不饶人,胆大妄为的个性更是没人制得住,她不像个姑娘,倒比男人还像个男人。

  可是他却忘了,她到底不是真正的男人,她也会有脆弱的时候,只是他从未看过,是她隐藏得太好?还是他从未真正注意过她?

  是不是每当他拒绝她一次,她就背地偷偷难过?只是面对他却不显现出来,总是满脸笑意。

  是这样吗?而他却从没发现吗?

  「不过她半个月前有来一次,心情很差。」觑着兄长的表情,凌巧巧轻声说着。

  半个月前?凌微风一愣,赶紧追问:「她哭了吗?」话一出口,他又愣住了,无法想象杜小月哭泣的模样。

  「她怎么可能哭嘛!」凌巧巧噗哧一声笑了,觉得兄长很怪,好像很关心杜小月的样子。

  「说得也是。」凌微风扯出一抹笑,杜小月怎么可能哭呢?

  「不过虽然没哭,眼眶儿倒是红了。」凌巧巧又接了一句,语重心长地看着兄长。「小月的个性很倔,不可能在人前展现自己的脆弱,就算哭,她也只会自己一个人偷偷哭,她是不可能当众流泪的。」凌巧巧的话让凌微风沉默了,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一点都不了解杜小月,他看到的只是表面的她,真正的她,他一点也不了解。

  这样也好,他根本不打算和她有任何纠葛,也许她再也不会缠他了,这样不是很好吗?

  可是……他却觉得该死的不好!他想去找她!

  这个念头一起,凌微风立即起身,可才一站起来,却觉得头晕目眩,整个力气都流失了。

  这……他一愣,看向小妹。

  「巧巧,你……」下药?!

  「对不起!我也是无可奈何的。」凌巧巧一脸无辜,怕兄长把她撕裂,赶紧离他远远的。

  「该死的你……」下了什么药?

  话未来得及出口,凌微风眼前一黑,往后倒去。

  凌微风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神智还没清醒,就听到细碎的说话声。

  「很好,巧巧你不愧是我的好朋友,我爱死你了!」「拜托!我可是冒着被我大哥杀掉的风险耶!真是衰透了,没事认识你这女人,一点好事都没有!」「哎呀!别这么说嘛!我也是有贡献的呀!喏!这是约定好的十万两银票,满意了吧?」「哼!这还差不多!」

  「你们两个……」听到她们的对话,凌微风立即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气得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虚软无力,而且手脚都被绑住了。

  「你醒啦?比我预计的还早呢!」杜小月轻笑着,黑眸亮亮的,漾着浓浓的得意和狡黠。

  「呃……哥,你醒得真早呀!」凌巧巧笑得很尴尬,尤其她手上还拿着银票。

  「巧巧……你!」瞪着小妹手上的银票,凌微风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会为了银子出卖自己。

  「呃……我不打扰你们,先走了。」吐吐粉舌,凌巧巧赶紧离开。她决定先离开北城一段日子,等大哥气消了再回来,不然她一定会被扒皮的!

  「你干嘛这么凶?你看,把巧巧给吓跑了。」杜小月嘟着嘴轻嗔,不一会儿又扬起娇美的笑容。「不过没关系,闲杂人等早点走也好,这样咱们也可以早点开始!」呵呵呵,她等好久了!

  「你想做什么?」凌微风警戒地看着杜小月,想使出内力将绳子震断,却发现自己的内力全消失了,这……「别白费力气了,你刚喝的酒下了软筋散,所以你是使不出内力的。」杜小月慢慢走向床榻。

  「杜小月!你到底想做什么?」他还以为她消失半个月,是决定放弃他了,还歉疚地认为自己伤了她,谁知道根本不是!

  她人还好好的在他面前笑着,甚至和凌巧巧一起设计他!

  「我要做什么?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水灵般的眸子娇媚地睇着他,唇边的笑邪恶得让人打起寒颤。

  「你……」凌微风顿时有个不好的预感。

  「没办法,谁教你那么不听话,我只好把你绑起来了。」杜小月的表情很无奈,但嘴角轻扬的笑却泄漏了她的得意。

  「哼!过了今夜,你就是我的人了!到时你想不娶我也难了!」管手段卑不卑鄙,她杜小月嫁定他了!

  凌微风瞪大眼,不敢相信她会这么做。「杜小月!你疯了?!」一个黄花大闰女竟大胆到这种地步,简直前所未见。

  「放心!我会很温柔的。」杜小月眨眨眼,笑得很甜。

  「杜小月,你别闹了!快放开我!」杜微风气得涨红脸,想用力挣脱手上的束缚,却该死的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该死的!你快放开我!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杜小月!你听到没有!快放开我!」「闭嘴!你吵死了!」杜小月噘起小嘴,被他吵得耳根都发疼了。「你再吵下去,小心我对你下春药哦!」凌微风抿着唇,冷冷地瞪着杜小月。「你别白费力气了,春药对我没效的,快放开我!」因为小时候身体差的关系,凌微风吃了很多药,普通的毒药是伤不了他的,就连春药也是;但软筋散不是毒,所以才会暂时让他全身无力。

  「嘻!你还真的当真了!」杜小月被凌微风认真的模样逗笑了,她狂妄地抬起小脸,眼角凝着一抹妩媚,却又带着一抹傲气。「拜托!凭我杜小月的魅力,需要春药吗?这未免太看不起我了!」「你……」她自信的模样好耀眼,晶亮的眸子骄傲地看着他,自然散发出的飞扬神采让他一时移不开眼。

  可她接下来的举动却让他惊愕了……

  她竟解下腰带,脱下薄薄的外衣,柔美的娇躯上只剩下红色的兜衣和白色的亵裤。

  那白里透红的肌肤和若隐若现的春光震撼了他,衬着那清丽细致的脸蛋,眼前的她像个诱人的妖姬,没有男人可以抵抗这种诱惑。

  凌微风顿时口干舌燥起来,他赶紧别开眼,怒声吼着:「杜小月!你闹够了没?快把衣服穿上!来人呀!快给我进来!」「别叫了,没人会进来的。」杜小月轻轻笑着,款款坐在床榻旁,「不过你真的好吵哦!让人受不了。」她娇声埋怨,眼眸滴溜溜地转着。「为了避免你吵到别人,别怪我把你的嘴堵住哦!」什么?!凌微风抬头,才张口要说话,嘴里就被塞进一条手巾。

  「唔唔……」凌微风怒瞪着杜小月,好想把她掐死。

  「嗯,这样安静多了。」杜小月满意地笑了。「乖!你现在是我的男宠,要乖乖的,我这个主人会好好疼你的。」她舔着唇瓣,垂涎地看着可口的男宠,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肚。

  呵呵,这就是她豁出去后想出来的法子──霸王硬上弓!

  唔……她该怎么好好享用眼前的男宠呢?

  眨巴着大眼,杜小月侧着螓首,打量着垂涎以久的男人,忍不住伸出粉舌轻舔唇瓣。

  啊啊!真诱人,她快流口水了!

  而凌微风则是被看得头皮发毛,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放在刀俎上的肉,任人宰割。

  该死的!他怎会天真地以为她会就此放弃,还起了歉疚之心,以为自己真的伤了她,愧疚了好几天。

  结果根本不是!他把她想得太简单了,没想到她竟会想到这方法,联合他妹妹来设计他!

  凌微风怒红了眼,他要真的被她上了,男人的自尊往哪放?堂堂的大男人竟被女人强暴,这……这简直……凌微风愈想愈气,也愈想挣扎,可全身根本使不出半点力气,被手巾塞住的嘴也只能发出模糊的唔唔声。

  「乖!别激动,要是不小心受伤就不好了哦!」杜小月爬上床,跨坐在凌微风身上,小手隔着衣服慢慢摸着他宽阔温暖的胸膛。

  看着他那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庞,眸子凝着冷冽的怒火,她可以想见他此刻有多生气。

  「别气嘛!谁教你都不接受人家,害人家只能想出这法子。」她眨着眼,一脸无辜。

  凌微风瞪着杜小月,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往下移……可是好难,淡淡的香味随着她的靠近而拂上鼻尖,她柔媚娇软的声音和她的抚触,都莫名地让他的身子渐渐紧绷,心跳也开始加快……「嘻嘻!你的心跳得好快。」杜小月发现了,咯咯笑着。「风,你兴奋了吗?」兴奋个屁!

  头一次,凌微风想骂粗话,可塞在嘴里的手巾阻挡了他,让他只能发出愤怒的闷哼。

  「放心,接下来会让你更兴奋。」为了这天,她可是准备好久了。

  这半个月来,她不只努力看各种春宫图,还天天上百花阁问那些鸨儿姊姊们勾引男人的方法,更躲在密室看花阁的鸨儿们怎么和那些寻欢的男人欢爱。

  所以,对于怎么挑逗男人,她学得可多了,信心满满的。

  低下头,她轻吻他漂亮的下颚,舌尖轻舔着,间或用牙齿轻啃,尝到属于他的味道,让她心跳加快。

  勾眸,她挑逗地睨他一眼,舌尖慢慢往下移……看到滚动的喉结,她伸舌轻舔着,发现他轻颤了一下,喉结滚动得更快,她忍不住轻笑出声,张嘴将那性感的滚动含住。

  小嘴吮弄着喉结,舌尖以画圈的方式玩弄着,偶尔用牙齿轻咬,发现他的喘息变粗,她才缓缓放开,抬头柔媚地舔着唇瓣,眸子挑逗地勾弄着他。

  凌微风粗喘着气,觉得喉咙好干,一股热气袭上肌肤,她的娇媚让他移不开眼,不该有的冲动从下腹升起。

  该死!闭上眼,他在心里低咒,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起了欲念。

  真是该死!这些技巧她是从哪里学来的?

  他努力压下腹下的火热,可却突然觉得上身一凉,他一愣,赶紧睁开眼,却见自己的腰带已被她扯开,上身的衣服被她一把拉开,露出精壮的胸膛。

  「哇!看你平常一副斯文的模样,没想到身材很好耶!」漂亮的肌理让她睁大眼,淡淡的古铜色让她移不开眼。

  就连手指感受到的肤触,也完全不同于她的柔软,如钢一般的坚硬,却也如丝一般光滑。

  轻舔着唇,指尖慢慢抚过温热的肌肤,不意碰到敏感的乳头,惹来他微微一颤。

  轻轻眨眼,她看了他一眼。

  见他额头沁出了薄汗,她缓慢地扬起唇瓣,在他的注视下,低头含住一只乳头。

  「唔!」凌微风瞪大眼,身体迅速绷紧,反抗不了她的逗弄,只能发出粗重的喘息。

  湿热的粉舌轻舔着突起,又慢慢吸吮,再故意以舌尖轻绕,更故意在舔吮时以牙齿拉扯逗弄。

  玩弄够了,她才满意地抬起头,看到硬实的乳头沾上透明的晶莹,闪着淫魅的光泽。

  「风,你喜欢吗?」低下头,她在他耳际轻问,故意轻轻吹气,顽皮地含住他的耳垂,轻轻吸吮。

  「唔……」凌微风痛苦地皱着眉,如兰的气息诱惑着他,欲火早已被她挑拨起,再也压抑不了。

  察觉他的蠢动,杜小月低低笑了。「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小手慢慢往下移,来到他的火热处,伸手碰到的坚硬烫了她的手,更让她的脸不由自主地泛着一抹红晕。

  柔软的唇舌离开他的耳垂,慢慢往下滑,在他的脸颊留下湿热的痕迹,来到他的唇瓣时,她伸出舌尖舔了他的唇角一下。

  「唔……」她的香软滑过嘴角,让他好想含住那可恶又诱人的粉舌,可是嘴里的手巾阻挡了他,得不到的满足让他发出抗议的哼声。

  此刻,他早忘了反抗的念头,一股炽热的火焰灼烧着他,把他的理智烧尽,满脑子只有眼前诱人的妖姬。

  「你的身体好烫、好热……」舔吮着他的胸口,感受到他的烫热,她的呼吸也渐渐不稳了。

  舌尖尝着属于他的气味,在他的胸口和小腹留下属于她的湿润,最后来到他的腹下,看着他的鼓起。

  她张开小嘴,隔着布料张口含住鼓起的火热,察觉他的身子迅速僵直,她知道这里是他最敏感的地方。

  她用力吸着,粉舌轻舔着,将那布料弄得微湿,而嘴下的火热也变得更大更烫。

  「唔!」凌微风咬着牙,被她舔吮的快感让他的火热怒吼着要解放,一团火烧着他,古铜色的肌肤泛着一层薄薄的汗。

  红着脸,杜小月觉得喉咙好干,她的身体也好热。

  好奇怪,明明是在诱惑他,可她怎么觉得好难受,好像被诱惑的人是她一样?

  她抬起头,看着微湿的布料紧贴着那抹巨大,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觉得那尺寸似乎比她在密室里偷看的还要大上许多。

  她想到自己看到的画面,知道这东西是要进入自己那里的……可是这么大……进得去吗?她忍不住害怕起来。

  「唔唔……」见她突然停下动作,凌微风难受地发出闷哼,被挑拨起来的欲望像火般燃烧着他。

  「你要我继续吗?」看着他,她忍不住轻问。

  怎么?你怕了吗?狭长的黑眸泛着一抹欲火,挑战似地看着她。

  欲火都被她挑起了,怒吼着要解放,她既然敢玩,他就陪她玩下去,他也陪她豁出去了!

  见他挑衅,杜小月眸一眯,不服输的个性迅速把退却压下。

  是她设计他的,她哪有退缩的道理?

  这么一想,小手抓住他的裤腰,她骄傲地抬起头,小手因紧张而微颤,不容许自己退缩。

  牙一咬,她用力扯下他的裤子!

  入眼的巨大热铁让杜小月吓了一跳,小嘴忍不住逸出一抹惊呼。

  用力咽了咽口水,她好奇地看着眼前的硬杵,只见顶端微沁出透明的晶莹,让她好奇地伸手轻触,烫热的浊白立即弄湿她的手指。

  她好玩地缩回手,伸舌轻舔指上沾到的白液,尝到的是微腥的味道,让她皱了下柳眉。

  可这妖媚的举动却让凌微风发出一抹闷吟,看着诱人的粉色舌尖和粉嫩小嘴,他开始渴望她的舔吮。

  媚眸睨向他,瞧他渴望地看着她的唇舌,她立即意会他的渴求。

  「想要我用舌头吗?」小手轻轻圈住那抹火热,两手相互套弄,以掌心上下磨蹭,指尖不意触到热铁下的圆球,立即听到他发出低微的呻吟。

  轻轻眨眼,她试探地再碰一下。

  「唔……」凌微风轻颤着身子,俊庞因欲望而微红,火热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看着她,彷佛示意她继续下去。

  觉得好玩,她故意以指尖玩弄着两粒圆球,掌心磨蹭着粗大的热铁,感觉他的热烫和轻颤。

  前端的小孔在小手的磨弄下,沁出了更多透明滑液,慢慢往下滴落,弄湿了热铁和她的手。

  透明的白液让她想到方才尝到的味道,轻舔着唇,她睨他一眼,张开小嘴,慢慢低下头,在他的注视下含住火热顶端。

  浓浓的男性麝香立即在嘴里蔓延,她微眯着眼,不讨厌这味道,反而觉得浓浓的麝香更刺激了她的情欲。

  她以舌尖舔着小孔,再慢慢往下,将他的硕大全数舔吮过,才张开小嘴将热铁含入,用力一吸。

  「唔!」湿热的小嘴将他的热铁紧紧吸住,刺激了他的敏感,身子一紧,巨大的火热顿时胀得更大更硬。

  「嗯……」感觉嘴里的热铁变得更大,塞满她的小嘴,她勉强含住一半,小手握住热铁末端,小嘴上下吞吐套弄,来不及吞咽的晶莹唾液从嘴角滑落,弄湿她的下巴和他的热铁。

  「唔……」被她不停玩弄吸吮,舒畅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发出闷哼,身体的火焰燃烧着他,浓烈的欲望让他血液沸腾。

  「唔嗯……」杜小月也觉得好难受,胸部沉甸甸的,乳尖不由自主地变硬,就连私密处也沁出一股湿热,将她的亵裤给弄湿了。

  她忍不住眯起微蒙的眸子,小嘴轻吐,放开嘴里的热铁,舌尖慢慢往下移,张嘴含住一颗圆球。

  「唔!」感受到她的举动,凌微风发出一声粗重的闷哼,被绑住的手紧握成拳,感觉她的小嘴吮弄着圆球,舌头更在圆球上画着圈,轻轻玩弄。

  而她的手也跟着抚弄另一颗圆球,以手和嘴相互逗玩,粗长的男根禁不住她的玩弄,不由自主地颤动着,顶端沁出更多白液。

  感觉到他的身子微颤,杜小月松开嘴,舌头往上舔吮,轻轻含住顶端,正打算再继续吞吐时,他却突然挺腰,整根巨大顿时整个塞入她的嘴。

  「唔!」没料到他会突然动作,杜小月吓了一跳,赶紧以手握住热铁,他的粗长顶着她的喉咙,让她隐隐作恶,痛苦地泛着泪水。

  凌微风却不放过她,挺着腰上下移动,让热铁在她温热的小嘴里上下移动,吞吐着他的坚硬。

  「唔……」他每一个顶入都深及喉咙,让她痛苦地掉泪,小嘴忍不住发出抗议的呻吟。

  可是没有用,被欲火主宰的他根本听不到她的抗议,一味地挺腰移动,享受着被她温热小嘴套弄的快感。

  不!她不行了!

  杜小月难受地皱着眉,就在凌微风快爆发时,她用力推开了他。

  「唔!」火烫的硬铁突然失去被包裹的快感,他忍不住发出不满足的闷哼,沾着湿热晶莹的粗长泛着紫红光泽,就在灼热白液快要射出时,一条腰带却迅速系住粗长,不让他发泄凌微风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瞪着杜小月。

  「想这么快就满足,岂不是便宜了你!」杜小月轻声一哼,小脸泛着一抹红晕,红滟小嘴微噘。

  凌微风在心里怒吼,黑眸恶狠狠地瞪着杜小月,不能发泄的欲望折磨着他,热汗忍不住自肌肤沁出。

  这该死的女人,竟该死的敢绑住他?!

  「怎么?很难受吗?」

  无视凌微风的怒火,杜小月娇媚地挨上他,小手轻抚着汗湿的胸膛,低头以舌头轻舔着,尝到微咸的味道。

  该死的女人!

  无法说话,凌微风只能瞪着杜小月,胀痛的欲望让他痛苦地绷紧身子,被绑住的硕大完全无法发泄,只能痛苦地持续硬胀着。

  「别这么用力地瞪人家,瞪得人家好怕。」噘起小嘴,杜小月一脸无辜,可水眸却丝毫不隐藏那丝狡诈。

  看到她的得意,怒火和欲火交相折磨着凌微风,可却无法发泄,真是……该死!

  见他似乎更生气了,杜小月忍不住轻声笑了,坐在他腰上,将手伸到颈后,解开细绳,红色的兜衣立即落下,两团饱满的绵乳映入他眼里,诱人的乳尖微颤,彷佛等人采撷的粉色果实。

  「喜欢吗?」低下身子,柔软的绵乳抵着他的胸膛,轻轻磨蹭,乳尖偶尔和他的乳头相碰触,惹来她微微的嘤咛声。

  本来只是想要逗弄他,结果自己却起了反应,她的小脸更烫更红,就连雪白的肌肤也染着一抹绯红。

  喉咙感觉着一丝干渴,她忍不住抬起身子,轻轻舔唇。

  「你会不会渴?」她走下床榻,从桌上拿了一壶酒,再慢慢走向他。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跟着她移动,雪白的肌肤无瑕诱人,在染上一抹绯色后,更如一朵欲绽的花朵,散发着魅人光泽。

  而随着她的走动,迷人的玉乳轻晃着,摇出迷人的弧度,那粉色的乳尖在雪白肌肤的映衬下像饱满的果实,惹人急欲撷取。

  杜小月爬上床,再度跨坐在凌微风身上,拎着酒壶让壶口对着檀口,喝了一口。

  「好喝!」陈年的酒酿解了渴,她满足地舔着唇,挑眸睨了他一眼,在他的注视下将酒倒在他胸口上。

  「这么喝,不知会不会更好喝?」她低喃,低头以舌尖啜饮倒在他身上的酒液。

  舌尖尝到淡淡的酒香和他的味道,小手慢慢倾倒着,再以唇舌小口小口地啜饮着,最后来到被她以腰带系住的火热上,挑衅地抬头睨他一眼。

  你敢!

  凌微风瞪着杜小月,气息在她的玩弄下变得粗重不稳,可骄傲不许他示弱低头,仍然直直地看着她。

  杜小月扬起嘴角,拎着酒壶,让壶口对准火热,在他的注视下,将剩余的酒液全数倒在他的男性硕大上。

  哼!她就让他看看,她杜小月敢不敢!

  【完】

  字节数33125